页面载入中...

回忆我的父亲

admin 页面访问升级 2020-01-22 167 0

  “这种侵权情况我大致分析了一下有两种,一种是整本的复制,整本的盗版,一字不动拷贝我们的版本。另外一种是对《家》进行缩编或者汇编,加上一些所谓的名家指点、教师点评之类,为考试准备的内容。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打着教材的名义出版,因为他们都知道《家》被列入到教育部推荐的图书里面,所以都是利用这一点在市场上牟利。”

  人文社重点指出以下几家出版社,“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,这个出版社找李小林女士要授权,李小林没有答应他们就直接出版,这种行为很恶劣。南京大学出版社,我们在2009年的时候找他们理论过,他们甚至要我们九种图书,包括《围城》《子夜》《茶馆》等等,当时我们跟它签了和解协议,而且里面明确规定他们应该于2009年9月9日收回并销毁已在市场上流通的全部侵权图书,但是很遗憾,我昨天刚收到他们出版的《家》,他们2015年还在加印,而且直接标明2015年7月第八次印刷,说明他们并没有履行和解协议,而且不断扩大侵权行为。”宋强说。

  “还有一个是吉林出版集团和吉林大学出版社,他们以多版本的形式出版,吉林出版集团出版两种图书,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四种《家》,以不同的版本、不同形式出版。延边人民出版社也是出版两种,书号有两个,我们买到了不同的版本。”宋强说。

  目前,人文社已经委托律师,搜集好证据,向法院递交了材料,立案可能还需要一个时间。剩下的这些侵权图书人文社将会陆续在市场上取证,一旦证据确凿就会向法院起诉,人文社方面称,通过这个会向这些侵权的出版社传递一个信息,希望他们主动地来跟著作权人的家属、跟我们联系,主动停止这种侵权行为,不然的话可能会面临诉讼的情况。

  选编本、名家解读本、自行发表版权声明是否就可免责?

  从这些出版社的书的命名和内容上可以发现,许多出版社都试图打擦边球,比如出选编、出名家解读。张洪波谈道:“关于选编的权力,出版界或者律师事务界有不同看法,有的认为应该达到一个确定的比例。但是从我们做实务角度来讲,这个比例不好确定,因为这个比例一来受行业管理的影响,其次要看你被别人选编的内容是不是对你整本书构成了冲击,比如你选编可能有名家后人的授权,量上可能没有达到我们想象的70%、80%,但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书也在销售,比如我发的订单10万,由于你这个书50%的内容跟我的雷同,是不是我的订单一下子缩小了很多?这个需要去调查取证。我们当前和日后跟作家签署图书版权合同当中,关于文集、选编本,尤其选编本的界限,需要稍微明确一点,有益于我们去主张权力。”

  延边人民出版社出现两个版本,这里面声明说:本套书在编审过程中有一部分作者未能取得联系,在此深表歉意,敬请作者见到此类声明后尽快与我们联系。“出版社自行在书上发表的版权声明是否有法律效力?按照《著作权法》或者《侵权法》,你侵犯著作权就是主观故意加实质性相似,不是你发个声明就可以推卸责任的。”张洪波说。

admin
回忆我的父亲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